等风来

我的故事都是关于你呀。

听说最近查yhsq超严重,详见微博。

暂时把车都设置为自己可见了,如果有想看的宝贝记得私聊我哦。💕


有个小问题啊,就是哑巴在被xx的时候会出声吗?
会不会发出啊的声音啊?
求助!

最近掉粉好严重哦,果然不更文你们就不爱我了吗。
选一个我开车给你们。
1.隔壁漫画家信ד寂寞少妇”云
2.亲生儿子信×单身爸爸云
看评论。

呜呜呜四年前仁川亚运会还有杨哥和包子,今年4×100就只有杨哥了,四年前的冠军和今天的亚军。
看到物是人非就想到包子,心好疼啊呜呜呜。
杨哥你要等你的小包子,他一定在努力,努力到和你再次并肩站在最高的领奖台。❤

【信云】《寸步难行》(一)


架空向,ooc预警,古代ABO





“先皇因病早逝,留下个小皇子才刚满十三岁,小皇子登基成为新皇,这本该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稳固自己的地位,可这位小皇子不知怎的听信了奸贼的话,登基后的第一件事竟是娶妻纳妃......”

“然后呢然后呢?”

趴在桌子上支着脑袋的小孩眼巴巴地盯着说书先生一张一合的嘴巴,身旁摆着的豆子也顾不得吃,只是眼睛随着先生的动作转来转去。

“然后呢这位新皇娶了第一名妓,这位也是古怪的很,一个男儿身竟是极为好看,长相不带女气反而带了些英气,而且传言道这位呀,在饮酒后和沐浴时都会有香味溢出,啧啧啧虽然见过他的人都在少数......”

“小杜若,我们该回家了,一会你爹就该回去了。”

一个青年站在了小男孩身旁,轻声细语地哄着他让他回家。

“再等等嘛,让我听完就好了。”

小孩意犹未尽地往旁边挪了挪,伸手拍拍凳子让青年也坐下,青年用手捋了捋小孩被风吹的有些散开的头发,小孩不太满意地扭了扭身体很快又投入到了说书先生讲的故事里,青年抬头看看太阳,觉得应该还可以再让孩子听会便也托着头拈着旁边的豆子吃着顺便听了听。

“后来呀,这天下太平,皇上也成为了一代明君,因为他从来没有选秀过,后宫只有那名妓一人,大臣便又为立后而操心了起来,可是四年过去了这事依然没个着落,据说是因为......”

“赵杜若,跟我回家。”

门口响起了清亮的男声,来人逆着光蹁跹而立,一身长衫上的衣带随风轻微摆动,长发随意披散在身后用一根蓝色的发带系着,快步走至那一大一小旁边,伸手把额前碎发捋到耳后,露出他精致的脸庞,手腕上的一条红色的发带虽然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但依然衬得他手腕纤细白皙惹人注目。

“该回家了赵杜若,你怎的这么不着家。”

“爹我想要听完这个...”

小孩眨巴眨巴他的圆眼睛,肉嘟嘟的脸也鼓了起来,白生生的小短手还揪着他爹的袖子摇晃,放在平时他爹也就由着他了,但今天他皱了皱眉拒绝了他,蹲下身来说道

“我们回家吧,爹回去在路上给你买个酥饼好吗?”

小孩子玩性大,不太开心地瘪了瘪嘴抬手搂上了他爹的脖子,男人伸手把他抱在怀里要领着这一大一小出去。

“直到现在皇上还在找他的结发之妻,后宫再也没有新人入住,也是个痴情人,只是可惜了,他的身份却是世上最该多情的人。”

身后传来了说书先生略带惋惜的话,男子顿了一下,把抱孩子的手紧了紧才继续向前走。






“他年纪小,你怎么也由着他胡闹。”

“公子别生气,下次不会了。”

“嗯你带着他去吃饭吧,我没什么胃口。”

男人坐在院子中看着自己的孩子颠颠地跑去吃饭了,起身去沐浴了。

木桶里的男人双眼微盍,腾起的蒸汽把他的脸熏出了红晕,本该是放松的时候,他的脸上却没有一丝的轻松和舒适,有的只是不正常的苍白,紧皱的眉头和咬住的下唇,如果此时屋外有人的话便可以闻到从他身上传出来浓郁的香气,他睁开湿漉漉的眼睛,拿过放在一旁的红发带放在水里仔细清洗,洗着洗着停了手上的动作,眼睛变得更加水润,抬手揉了揉发红的眼睛,用刚刚清洗好的发带蒙上了自己的眼睛,头靠在木桶边上,不时吸一吸鼻子。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妻子了吗。”

“你真好看,我好喜欢你。”

“你还会武功啊,太让朕惊喜了。”

“朕要把实权夺回来,你要帮朕。”

“朕在旁边看奏折,你自己做,别让外面的人看出破绽。”

“我们成功了,多亏了有你在一旁帮忙带兵,太棒了。”

“子龙,等这些事情结束了,我们要个孩子吧,我会把他立为太子,我们看着他长大。”

“子龙...”





赵云从已经凉透了的水里起身,擦拭着身上滚落的水珠,随意套了件外衣就出去了,又在院子里站了会,等身上的香气散尽后才推门进了自己儿子的房间,侧身坐在熟睡的小家伙旁边看着他,葱白的指尖轻轻点过小杜若细嫩的脸颊。

“这里,这里...都与他一模一样......”

赵云又静静地看了一会,给他把被子盖好就出去了。躺在床上,赵云枕边放着两条发带,叠得整整齐齐没有一丝褶皱,床上的人无可否认他还有期待,他还有不舍,不然也不会在听到今天说书先生的话后心里产生了难得的悸动。





我怕你出现,又怕你不出现,怕你看我,更怕你不看我。








——————————————————————
杜若:一种香草名,古人谓之令人不忘。

想到了个脑洞...我占tag说一下(求不打)

架空,ooc

这大概是一个古风ABO养成文。

云妹少年有为,不得父母宠爱,父为贪官被皇上所判决关入天牢。 因为他最不得宠,所以父亲所收的贿赂也没有让他经手,其他的孩子也都被关入天牢,赵云被留了条生路,负责行刑的看出来当今皇上年事已高而唯一的皇子年纪尚小,(完后就是想要利用赵云失去父母的仇恨心理,这个写的时候再仔细想想)总之就是把云妹放到了青楼,让里面的人在他还未分化时强制分化成坤泽并且加以训练。(这个写细节挺虐的我jio得)

在皇上驾崩后,年幼的韩信继位,那个大臣掌管大权,并为了让韩信从小就认清自己的处境把城里第一名妓(xx)嫁给他。

赵云用他的性格磨合着韩信,在他长大后也变得内敛 (此处养成)韩信长大后夺回皇权,终于明白过来自己娶的是什么人,虽说赵云没有被酱酱酿酿过但他难免心中别扭,故意疏远赵云。

这段我也不知道咋说,关键词云妹强上韩信(不是你们想象的反攻),带球跑。

结局he。
剩下的不知道。
超过20热度就写,不喜欢也别骂我谢谢你们...我害怕😥

【信云】《欲孽》(十五)完结篇

前方
be
预警❗❗❗
其实说不准。

——————————————————————

你微风中浮现的 从前的面容
已被吹送到天空
我在脚步急促的城市之中
依然一个人生活。
                                             ——《其实都没有》



韩信坐在飞机上,两手交叉着放在身上,想着前几天他爹打来的电话。

“听说你最近在家里养了个小宠物。”

“是。”

“你以前这样我也没有管过,但是这次你玩的太大了,你随便乱搞的照片已经有人拿来威胁我了,我暂时压了下来,你过两天过来一趟。”

“不行,他还需要我。”

“我已经找到了好人家的姑娘,你来国外与她结婚,回去后好掩人耳目,你的其他事我也不再插手。”

“我是认真的喜欢他,那姑娘我不能娶,我回去会实际行动向您证明的,相信我。”



韩信发愁地揉了揉眉心,合上了双眼,上飞机前他一直看着赵云直到他睡着都没有休息。飞机落地后还有一场硬仗呢...韩信想着就进入了梦乡。



“哥哥,我走了呦,你以后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韩信挣扎着从梦里醒来就传来飞机落地的提示音,迈着刚睡醒还有些虚浮的脚步走出机舱,手机刚开机就弹出了满屏的消息和未接电话,最瞩目的便是管家的消息:

“少爷,出事了,您快回电话啊。”

韩信心里咯噔了一下,拨通了管家的电话。

“喂...”

韩信的声音都带上了不自觉的颤抖。

“...”

“送医院啊!你们是用来干什么的!”

“...”

“救不回来你们都跟着死。”

“...”

“我不信什么狗屁昏迷不醒,你们给我...”

“...”

“李白你救救他啊,他怎么可能会醒不过来呢,他那么好...”

“...”

“不...不可能,越人那么高的医术一定可以的。”

“...”

“他现在躺在那昏迷不醒你他妈让我怎么冷静?”

“...”

“好...我等。”



韩信说完仿佛脱力了一样一松手,手机掉落在地上,自己愣愣地站着没有反应,一旁的手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跟着站在一旁,整整一晚上,韩信都像雕像似的站在那里,除了微微的颤抖没有任何动作。

“老大。”

手下把韩信在地上震动的手机捡起来递过去,就又退回去站在后面,看着韩信划了几次手机才成功接通了电话。

“说。”

“...”

“好。”

韩信说完这个字后便没有了下音,把已经挂断了通话的手机还给了手下,手下忙不迭接过手机,触及到韩信手指的瞬间,面前这个一米八几的红发男人,看似坚不可摧的男人,硬生生直直地倒在了地上,扶起他的时候手掌下是一片湿润,韩信胸口的衣服已经被打湿。



赵云在韩信以为他睡着走了之后才起身,从床底下的各个角落里找到了这么久以来私藏起来的一把半片的安眠药,结束了这么多年的感情也了结了自己的一生。他走了,把那天晚上满天的流星雨和自己留给了韩信,韩信记了一辈子的模样。




韩信昏迷两天醒来后就回去了,迈入和以前一样干净的一尘不染的家里,打开赵云的房门,习惯性地往角落里走去,仿佛赵云还蹲在那个小角落瑟瑟发抖地看着他,韩信蹲下身在距离墙壁一个人的距离,伸出手在空中轻轻地抚了抚,嘴里还呢喃着

“子龙别怕,哥哥回家了。你不是答应我了不会离开我吗...你怎么...骗我呢...我也想要弥补以前对你的种种不好,你怎么不给我机会啊...”

韩信抚摸着因为长期被压着而明显塌下去一块的地毯,一遍一遍回想着他。梦里活泼的赵云,现实里迷茫无助的赵云......对了,那个梦。韩信猛地抬起头,跌跌撞撞地站起来去翻梦里赵云说过他的礼物放在了房间衣柜的第二个夹层,韩信拉开夹层,里面整齐地摆放着几本日记本,旁边卷着放了几幅画。



韩信咽了下口水,颤抖着把日记本拿出来,小心翼翼地打开扉页,上面小小地标了一个1,每一本都被赵云细心地标注了数字,足足十本记录着他和韩信的这十年。



2018.9.3
今天被赶出来了,还好遇见了一个人好好的哥哥,他让我住他的房子。以后一定要好好工作来报答哥哥。

......


2018.12.6
哥哥又救了我,可是为什么我会变成这个样子呢,李白哥哥说这就是喜欢,那我一定不能让哥哥知道,我要小心地保护好他。

......


2019.1.15
昨天忘记写日记了,哥哥昨天和我表白了,说他好喜欢我,然后我们就做了...真的好疼啊,但是我要忍住,这样才不会被他讨厌。

......


2020.6.4
和哥哥在一起都这么久了啊,真的很幸福哎,虽然他每天几乎不怎么来我房间陪我睡觉和我聊天,只有想要了的时候来找我...没关系的赵云,起码哥哥还是喜欢你的呀,振作起来,明年这个时候就快要高考了,时间可真快。


......


2021.4.25
今天是我的生日,终于成年了,不知道是谁在网上发了贴子骂我是同性恋了,哥哥也受到了牵连,怎么能这样呢...该被骂的是我,我又害他被骂了,我真是个废物,为什么总是要让哥哥来救我呢。


......


2021.6.8
本来我应该高考了,可是现在却被关在了这里。一直对我那么好的哥哥竟然是最坏的那个人,我再也不想去相信别人了,我为什么还要活着...我就像是个白痴,甚至不如他的狗,招手即来,别人给块糖就傻兮兮地变成别人的玩物,如果妈妈还在的话一定会生气的吧...妈妈我好想你,这里好黑,身上也好痛,妈妈...


......


2023.8.5
他又来了。我还是好喜欢他,虽然很怕,我还是想要靠近他......最近整夜都不能睡觉,闭上眼睛就有大老虎和怪兽,有好多黑手把我往深沟里拽...
好怕,救救我。


......



2025.3.26
他天天都来陪我睡觉了,虽然他脾气还是不太好,但他在忍耐我。今天他又把我拖到那个小屋子里了,因为我又用刀子在身上划了,好痛啊,我不想让你不开心,但是只有这样我才能知道我还活着,我还真实地陪着你。


......



2027.12.3
日子过了很久了,他身边好久都没有别人了,我是不是该放宽心,不该害怕这害怕那...他一定不爱我吧,最近总是头晕眼花的,眼前总是有小黑点,日子是快到了吧。


......


2028.4.25
他走了,他和他爸爸打电话我都听到了,他要和别人结婚了,我终于被抛弃了。所以也该了结了,我想过要和他好好在一起,可是我做不到...这残破的身体他不喜欢,我爱他爱到就差把心掏出来给他看,可他根本就不要啊...以后要好好的,我走了以后,会像我说的愿望一样换种方式陪着你。
哥哥...我爱你,我的世界只有你,你就算对我再不好,我也只有你。



“啪嗒”

韩信的眼泪大颗大颗地落在日记本上,晕开一片字迹,慌乱地抽着鼻子把水痕抹去,展开了画卷,上面的主题都是一样,每一幅的主角都是他,在每一幅的角落里都画着一个小小的人,扎着蓝色发带,小到连五官都没有,却能看见他身上在流血,一张是手臂,一张是脚腕,一张是心口......

韩信眼前一黑,竟是咳出血来,捂着胸口流着泪却是放声笑着骂着

“韩信你他妈就是个混蛋,你为了你那肮脏的欲望毁了一个人,还毁了自己,赵云走了我该怎么办...”

傻瓜

小傻瓜啊

哥哥的小天使啊,你不是最见不得我伤心吗,现在哥哥心口好痛,你怎么还不回来呢?




后来手下说韩信像疯了一样联系赵云以前的学校里的那些迷妹,高价收购赵云的照片,还把墙壁后面那个小密室里的东西都丢了,改成了一个阳光正好可以照进来的房间,在里面养了很多植物,墙上挂着赵云的照片,笑着灿烂的,哭的伤心的,认真做题的,乖巧吃饭的...每天回了家韩信就去了密室,待一晚上后再去赵云以前的房间里睡上几个小时,第二天又是拼命地四处搜寻他的照片,他的一切东西。包括他的手机铃声,从英文歌变成了赵云那天表演唱的歌,每次电话响起,韩信都能听出他声音里的颤抖,他那会一定很害怕吧,我还派人砸他欺负他......




几个月后,公司年会去唱歌,大家酒过三巡大着胆子让总裁唱歌,韩信坐上去点了首《几个你》。

我还要遇见几个你,
才可以忘记你。
这城市怎么都是你,
可你在哪里,
这世界怎么都是你
原来你住在我心里。

赵云,你如果还能听得到,如果你真的遵守你的诺言陪着我,你真的忍心看我如此这般折磨自己吗...

都是活该。

韩信唱着唱着哑了声音趴在桌子上痛哭,全桌的人面面相觑,只有李白在轻轻拍着他的肩膀安慰着这个伤心的男人,韩信抬起头哽咽着对李白说

“如果我那天不走,我是不是就不会失去他。如果那天我没有听他的,我自己对着流星雨许愿,他就不会走?”

眼睫毛上挂着晶莹的眼泪,韩信哭得红色的发丝都粘在了脸上,大家看总裁都这样了也就提前结束了聚餐各回各家了。

韩信躺在床上依然在轻轻地啜泣,哭着哭着就睡着了,梦里赵云端着他以前常做的醒酒汤站在床边嗔怪他为什么又喝酒,韩信睁大了眼睛张开嘴任由他给自己喂汤。

“其实我一直没有离开你,只要你用心就会发现我只是换了种方式陪在你身边。悄悄告诉你,我变作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东西,只为能护你一世安稳。所以哥哥,别再伤心难过了,子龙真的不忍心看你这样,子龙会难过的...”

“好。”

“哥哥以后要多笑笑,子龙最喜欢你的笑了。”

“好。”

“哥哥喜欢吃的东西我已经写在本子上给管家了,以后就让他做给你吃了。”

“好。”

“我爱你哥哥。”

“我爱你,你走之前的每一天,你走之后的每一天。”



宿醉后的韩信醒来,映入眼帘的是洒进屋子的阳光,他抬起手,让细碎的阳光在自己胳膊上缠成绕指柔,韩信目光眷恋地看着指间的温暖,小声说道

“早上好,子龙。”

早上好,我的爱人。









赵云是否真的不在了呢,手下也曾疑惑过韩信并没有见过他的遗体,李白扁鹊的医术又如此高,怎又确定他已不在呢。

但也许这是个韩信不愿去解开的谜,他活着也一定比在他身边强,不在也算是种解脱吧......






我把我整个的灵魂都给你,
连同它的怪癖,
耍小脾气,忽明忽暗,
一千八百种坏毛病。
它真讨厌,只有一点好,
爱你。

————————END————————

到放假都不会写了,快期末了,做人要紧。
有点烂尾,不好意思。


【信云】《欲孽》(十四)


韩信清晨被慵懒的喵叫声唤醒,空气里弥漫着好闻的味道,身边的赵云毛绒绒的脑袋轻轻地枕在他的胳膊上,他伸长脖子在他颈间深吸一口气,闻到专属于赵云的那种清清凉凉的沐浴露的味道后才又躺好,阳光穿过窗帘落在了他们的床边,那是韩信记忆中最温柔的一天。

“嗯...”

赵云在韩信动作的时候就已经醒了,这种可以睡到早上太阳升起的时候实在是难得,韩信见他醒了就把他滑出被子的肩膀揽过来,努力忽视他那瞬间僵硬的身体。

“我要出差几天。”

韩信抬起赵云的胳膊放在自己肩膀上强迫他像平常恋人一样表示出不舍的样子,奈何他透过他的眼睛除了惊恐,竟是看不出一丝不舍。

也是,我做了那样的事,他能原谅我也是痴人说梦。但是我这一走,还不知何时才能回来。

要走了吗,这么快就要说再见...无论有多害怕他,来自心底的爱意仍是掩藏不住。




“子龙,据说今天有罕见的流星雨,我们等一等看看吧。”

韩信把窗帘拉开,靠着床坐在地上,怀里搂着赵云,赵云在韩信怀里正襟危坐,双手死死扯着衣角,看似无神的两只眼睛也模仿着韩信的动作牢牢地盯着静谧的夜空。韩信偏过头看赵云严肃认真的样子忍俊不禁,一只手放在他的肩膀上轻轻摩挲着他的脖颈,像挠着小奶猫脖子一般轻柔地挑逗,手指顺着敞开的衣领摸进去,在他细腻的皮肤上探索。

赵云伸手握住了韩信作乱的手,抬起头来静静地看着他,什么也不说韩信便心虚似的收回了手,又重新双手环抱着他的腰,清清嗓子说道

“子龙知道吗,在见到流星雨的时候许下的愿是一定会实现的。”

是这样吗?

赵云收回黏在韩信侧脸上的视线,转向漆黑的夜空又快速地移回来盯着他。

“子龙有什么愿望呢,能不能给哥哥说说看?”

“......”

赵云沉默着别开头,身子僵硬着想要逃离韩信审讯般的目光,却被韩信死死搂着不动。

“不说便不说吧,那我也不要告诉你我的愿望了。”

赵云垂着的头不自觉地抖了一下,苦涩泛上心头,他何尝不知韩信会许怎样的愿望,又怎会不知韩信此次一走回来也是未定,他以为他听不到,可韩信不知道他已经对他的声音敏感到了一个地步。



赵云默默地坐在角落里,一根手指被他死死咬在嘴里,鲜血已经顺着手和胳膊淌到了肘部,门外韩信不耐烦的声音搅的他无法思考也无法克制自己的颤抖。

“爸...是啊...没有...我是认真的...喜欢...那姑娘...我回去...实际行动...相信我...”

韩信的声音被自己走来走去的脚步声打得断断续续,赵云听出了个大概,自己这种病态的身体和精神果然他不喜欢了啊,谁愿意每天都和一个死人一样的人在一起。





韩信轻轻拍打着赵云,有一下没一下地快把自己给拍困倦了,反倒是赵云精精神神地盯着外面。

“叮”

韩信的手机响了,低头看到是关于今晚启程的消息顺手就划掉了通知页面,再次抬头却被赵云的双唇牢牢堵住,毫无章法的舔舐,急哄哄的压着他往里面探,韩信重心不稳被他压在身下,倒下的时候看到了窗外绚烂的流星雨,韩信慌忙闭上眼睛想要许下他已经准备了很久的愿望,身上的赵云仿佛看出他的意图又是一阵猝不及防的挑逗,让他根本来不及招架,在他遵从本能地想要夺回主动权的时候赵云倏地从他身上爬起来,直视着他的眼睛说道

“我想要化作世间一切美好的东西。”

陪在你身边。

韩信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余光却看到天边划过了最后一颗流星,面前的赵云笑得宛如初见,说着他许久未说过的话,身后是一道道流星划过的轨迹,几乎快要消失于漫天星河里,韩信伸手抱住他,心里有一些懊悔刚刚没有许成的愿望,孩子心性地嘟囔了两句。赵云勉强扯出一个笑,轻轻拍着他的背安慰他。



我就任性这一次,我不要你许下关于别人的愿望,我所做的不过是为了阻止你。

流星啊,请把以前那个赵云还给我吧,我想让他快乐地留在我身边。






等到韩信坐在飞往他爸那里的飞机上时,回想起前几个小时的那一幕,心里竟是涌起了不可言说的酸涩,一种突如其来的悲伤。
就像多年后,一个坐在落地窗前,腿上卧着一只老态的黑猫的那个男人,也曾问起

“你是否有过把一场本该绚烂的流星雨硬生生看出了生离死别的苦楚。”

“我有。”


“那场本该带给我希望的流星雨,带走了我的太阳,我的一切。”

——————————TBC——————————✨

【信云】《欲孽》(十三)

手生文笔辣鸡,还短小,千万慎点,自己没眼看第二次系列。求各位轻拍?



有点白回来的信×抑郁云❗❗❗

赵云的情况愈发的严重了,本就纤长的身体更加瘦削,以前还有的一点肉感也消失不见。韩信再也没有强迫他穿过那种衣服,每日套在身上的睡衣松松垮垮,一阵风吹来都能把他吹跑似的。赵云开始整夜整夜地睡不着,韩信夜夜守在他身旁轻轻拍打着他凸起的脊柱,给他哼着专门从南方女子那里学来的曲调,陪他度过一个个失眠的夜晚。




韩信睁眼前总是会下意识地摸一下身边,不出所料的一片冰凉,然后他便揉着惺忪的睡眼抱起一床薄被去角落里把赵云裹住,在他的唇边印上一个湿漉漉的吻,确认房间里没有光亮后才转身离开。赵云窝在墙边,身上的被子充满了韩信的气息,让人忍不住地恐惧又不受控制地想要去接近,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心理上像是得到了极大的安抚似的平静了下来,身体却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颤抖着,被修剪圆润的指甲嵌入掌心也不至于伤害到自己,只能留下几个印记。

韩信把他房间里尖锐的物品都收拾收拾拿走了,玻璃制品也都换成了塑料,赵云偷偷留起长的指甲也被他细心地剪短,韩信在用他的方式尽量地保护赵云。




“子龙,把头发吹干了。”

韩信坐在床边看着赵云头发还在滴水就已经瑟缩到角落里,眉毛习惯性地想要扭在一起,但看到他苍白面容下高高突起的颧骨就放软了语气,轻轻拍了拍床示意他坐过来。

赵云用手撑着床站起身,突然的站立让他眼前出现了一片小黑点,脑袋也嗡嗡作响,努力站稳身体甩了甩头才迟疑着向韩信走去。韩信长臂一伸把赵云揽进怀里,让他坐在自己盘起的腿上,打开吹风机把手指伸入他的发丝,棕发穿过他的指缝随着他的动作晃荡,温度被韩信调整到正好,柔柔地吹去他发丝上的湿气,韩信的鼻尖萦绕着洗发水的香气,在他看来如此的生活已经是一种奢侈。而赵云的耳边响着吹风机的嘶鸣,炸得他的脑袋更加晕乎,不熟悉的声音让他感到恐惧,不自主地往韩信的怀里靠。

“今天怎么这样听话?”

韩信低着头在他耳边问道,得到的依然是吹风机辛勤工作的声音,赵云已经很久没有开口说话了,久到韩信都要以为他忘记了怎么说话。赵云的眼眸里印着韩信的一缕发丝,从那处化开的是一片柔情,其余是任谁也触及不到的阴暗,他几次想要开口,又是迟疑过后闭上了他的薄唇,任由韩信在他头顶作乱,不老实地撩拨他软软的头发。把赵云的头发吹干后韩信就着这个姿势躺在了床上,怀里的人也安静地不乱动,就是这样一个恋人间最普通的动作韩信也觉得满足,起码过了这么久,赵云已经开始慢慢不那么抗拒他的接触了,但是在他不知道的地方,赵云仍是咬碎了一口银牙才忍住颤抖的生理反应。





韩信半夜醒了一次,迷糊中不知道几点了,但睁眼看到赵云瞪着他的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伸出手把他的眼睛盖住,感觉到睫毛轻轻搔着他的掌心让他忍不住缩了缩手。韩信给赵云把被子盖好,起身去把窗帘拉开,仿佛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每天半夜都要把窗帘拉开,让早上的第一缕阳光罩在赵云身上,睡前把窗帘拉紧,避免让外面的霓虹灯影响到他休息。

“韩信。”

韩信拉窗帘的手停住了,赵云下床走到他身后,和他保持了半米的距离放轻了声音。

“生日快乐。”

韩信的脑子一片空白,木讷地转过身去看着只穿一件睡衣的赵云在撩着自己的刘海,偏头笑出一个酒窝的样子宛如少年,一切都没有变过。

子龙...子龙,韩信想要开口唤他,用这世间最柔情的声音,想要伸手抱他,用以前最能让他安心的臂弯。可是他的喉咙像是被什么哽住了一样,他说不出话来,只能看着赵云白得几乎透明的身体像蛇一般缠绕在他的身上。

“这是我陪你过的第十个生日,今年的礼物我放在我房间衣柜的第二个夹层了,但是你还不能打开哦。”

韩信动不了,也开不了口,只能看着赵云走到窗户旁边,整个人快要融进月色里,揉碎了星辰的眸子里写满了爱,韩信听见他说

“我该走啦,我陪你已经够久了,等我走了你才能打开你的礼物,不然我可是会生气的奥。”

说完赵云打开窗户伸出手像是碰到了什么东西,冲韩信点点头后才撑着身体跳出了窗外。




韩信再次醒来是被人推醒的,入眼的是赵云担忧的神情,明白这是一场梦后韩信抱着赵云死活不撒手,一遍一遍地问

“你告诉我你不会走对不对。”

没有回答他就一次一次地问,直到赵云从鼻子里哼出一个肯定的答案才罢休,韩信的眼眶通红,赵云的眼眶也通红。


如果我知道我的承诺最后会伤你那么深,我是死也不会做出这种承诺的,不然我怎么忍心让我爱了一辈子的人难过那么久,我想要伸手抱抱你,却只能穿过你的身体。



是真的吧,他不会离开我。
年龄将近三十的韩信,还像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只要那个人说他就固执地信,如果他的心思可以不那么稚嫩,以后也不会是如此一个下场。

——————————————————————
别催更了大佬们...
写的我心态崩了,太久不更感觉手生的不行。
烂尾了,我觉得快完结了。

请假!

实在实在实在是太忙了,作业都没dei空写。。所以我也没写文。😭

希望你们可以体谅一下我。谢谢。❤